熊虎山五金

貝聿銘-建筑師都相信建筑風水,但不是迷信

編者按:我國自古以來都對建筑風水有一定的考究,雖然現代社會已經有不少人對風水嗤之以鼻,但亦有不少人對風水相當篤信。在中國最西化的城市香港,人們對風水的迷信程度甚至超越了中國內地,建筑大師貝聿銘設計的香港中銀大廈,就因風水問題而詬病不少。

雖然,貝聿銘是美國華人,同時也是在美國學習的建筑學,但是他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風水依然有所考究。但是,在貝聿銘看來,建筑風水就是如何擺房子,而不是人們認為的那樣,會對命運產生影響。因此,貝聿銘始終不迷信風水的作用。

中國傳統的建筑藝術,在貝聿銘的心中留有極其深刻的印象。

有人曾問:“貝老,您相信風水嗎?”“建筑師都相信風水的。不是迷信的風水,風水有好幾種,比如說我們建筑要擺房子,要背山傍水,這里也是風水。

我覺得風水我們應該相信的,可是風水要弄得太過分一點,那就變得迷信了,這個我反對。”他如是坦誠地亮明個人的觀點。

楊瀾在采訪貝聿銘的訪談錄《貝聿銘談建筑風水》中曾問過:

楊:“但是人們說您也吸收了建筑風水先生的一些說法,比如您一開始在香港設計中銀大廈的時候,曾經設計過有一股泉水,是從后門進去前門出 來,后來人家說水就是財,您這樣就破財了。您是不是取消了這樣的想法?”

貝:“有是有,建筑風水先生說得也很對,我用水,這個高樓兩旁都有水下來的,我接受這一點。這個水是源,是財源,所以水到了下面變成一個池子。池子養魚,中國人認為就把財給蓄住了,有點地方我信的我就做。”

建筑物往往代表著權利,特別是那些城市的主要建筑,所以在這種情況下,它就絕不僅僅是一門藝術,而更是一門政治。

貝聿銘為我們留下了無與倫比的建筑奇葩。他的成功不僅在于他的建筑天 賦,還在于他卓越的社交和才能及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領悟。

他很早就認識到建筑是權力的產物。貝聿銘大概是所有建筑師中對權力最為敏感的,他認為“建筑不像詩詞繪畫……它必須追求權力”,他的客戶以富商大賈、總統顯要和主流機構等權力集團為主,現代主義建筑在他的手中成為鞏固統治權力的空間手法。這與傳統易學把府邸當乾金(奇門是戊+庚)看待,是同出一轍的。

不管把風水當作一門科學也好,還是一種民俗,或者是一種迷信,但起碼把風水當作一種中國獨樹一支的文化來看待,也許是比較客觀的。臺灣著名學者南懷瑾老先生說的好:“任何一種文化,能夠流傳幾千年,必定有其存在的真理性,許多人一聽說風水,馬上稱之為迷信。先問你懂不懂?對于自己不了解的東西盲目下斷論,本身就是一種更深層的迷信,迷信于自己的判斷力”。是的,肓目的否定本身就是一種迷信。

所以,風水作為一種伴隨歷史流傳上千年的文化,不加以分析就給以否定,是一種不科學的態度;同樣對于傳統的文化,也應采取科學的態度,取其精華,棄其糟粕,只有這樣才能把真正的優秀傳統文化發揚光大。

秒速时时彩稳赢技巧